白胤初泽

永远的真·本命>起点洪荒流-太一×帝俊
史蒂夫·罗杰斯|巴基·巴恩斯|张起灵|沈夜
盾冬|瓶邪|沈all|耀all|霄青|傅叶|卫聂
拖延症重症手工渣宅,淘宝店铺: 『胤泽居』手作首饰【http://shop108556198.taobao.com】

© 白胤初泽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爱你即正义——谈谈《美国队长》电影中美队的情与义

小猫钓鱼:

注:仅限于《美队》系列电影,不包括复联系列。



古人云:英雄非得意,但贵情义彰。


什么是情?什么是义?
是否为了一个人就是情,为了一群人就是义?
是否情就是“私情”,义就是“大义”,后者天然拥有对前者的绝对优势?



《美队1》里,官员们对抓住了德国间谍的史蒂夫晓以大义,“我们不能把这么一个大英雄关在实验室里,你愿意去更重要的战场为国效力么?”




队长表示求之不得。




然后他就穿上紧身衣,变成了一只跳舞的猴子,卖国债买子弹,美其名曰“美国的英雄”。




好一顶高帽,好一个“大义”!
所谓的“大义”,真的是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么?让我们来看看“大义”的真相。




不过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,所谓“大义”,完全服务于政客们的政治目的。
“大义”没给史蒂夫留下自由意志的空间,而是粗鲁地拿利益和他交换。穿上紧身衣跳舞吧,为我们服务,为我们发声,交换一个飞黄腾达的前程!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被拒绝呢?政客们理所当然认为史蒂夫应该认同、欣喜于这种交换。


飞黄腾达当然不是史蒂夫参军的目的,但“大义”永远有冠冕堂皇的理由。如同政客们说,卖国债买子弹,不也是在为国效力么?总比被关在实验室里发霉强吧?为了“大义”这个肥皂泡中所残留的那点水,史蒂夫接受了变成一只跳舞猴子,即使这只猴子每一天都在苦闷中度过。
紧身衣束缚着他的肉体,而“大义”束缚着他的精神。




其实史蒂夫一直是个很自我的人,外界的评价和他人的看法对他来说并不重要。他会在葬礼上独自离开,也会在约会中转身就走。为了参军他坦坦荡荡地造假,为了过关他毫不犹豫地说谎。在他心里,没有什么理念比他自己的判断更重要,没有任何法律比他自己的原则更可靠。
紧身衣能束缚他多久?“大义”能束缚他多久?
反抗在酝酿,只待一个时机。



时机来了!



巴基被俘,生死一线,而菲利普斯上校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而放弃了营救被俘士兵。




为了多数人而牺牲少数人的生命,自古以来都是“大义”中的“大义”。史蒂夫无法反抗这个“大义”,就像他无法反抗自己在“大义”之下变成一只跳舞猴子。巴基被放弃了,在他为了国家和人民而浴血奋战,却在明明还有营救机会的时候被放弃了。


“大义”放弃了巴基,但“私情”没有。导演说,“巴基是他(史蒂夫)深入敌营的唯一理由。”巴基是史蒂夫的私人事务,是他的私人感情,是他毫不掩饰的“私情”。史蒂夫毫不犹豫地上了战场,单枪匹马冲入敌营,他要救巴基,而且他真的救了他。


不管怎么评价史蒂夫勇闯敌营的动机,我们都必须承认:“大义”放弃了巴基,而“私情”拯救了巴基。而更值得注意的是,按照导演的说法,史蒂夫和巴基是互相的影子。他们的灵魂互相照应,命运互相影射。


“大义”和“私情”对命运的影响同样应用于史蒂夫。“大义”把史蒂夫变成一只跳舞猴子,而“私情”使他浴火重生,成为了真正的美国队长。
对,“浴火重生”,字面意义上和象征意义上都是。




当史蒂夫飞越火焰,他彻底诀别了跳舞猴子,获得了“美国队长”的新生,而促使他这么做的原因是火焰对面的那个人,那个说“你不走我也不走”的人。这句话同样出自“私情”,是巴基对史蒂夫的“私情”,生死与共的私情。




如果史蒂夫没有这种感情,巴基早已死在战俘营,而如果巴基没有这种感情,史蒂夫也已死在爆炸里。他们的“私情”非常纯粹——永远不会抛下你,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。


他们被“大义”放弃,而在对方的“私情”中得到拯救和重生。


——这是《美队1》告诉我们的。



《美队2》,流浪在新时代的史蒂夫被神盾局招揽,再次承担起美国队长的责任。此时的史蒂夫已不再是初出茅庐的大头兵,他的头脑更加冷静,意志更加坚定。他不再轻易被政客的花言巧语所迷惑。然而,他仍然在被利用,被新时代的“大义”利用。宣扬“大义”的人们巧舌如簧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。






我们都知道这个所谓“大义”,所谓带给世界和平的洞察计划的真相:借光明作恶,借大义行凶,是赤裸裸的杀人机器。如同皮尔斯所说,为了七十亿人,牺牲两百万人算得了什么?




这就是新时代的“大义”。
史蒂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种“大义”。
他否定了“大义”,却并未对抗神盾局,因为他对神盾局仍然抱着一种上世纪士兵式的忠诚。但是他放过了“大义”,“大义”却没有放过他。他被通缉、被追杀,新时代的“大义”比旧时代的“大义”更加凶残,更加冷酷。
“大义”把史蒂夫变成了众叛亲离的逃犯。




史蒂夫一直在反抗,而一个关键契机的到来改变了一切。
巴基,又是巴基。
当史蒂夫认出面具下的巴基,他终于知道了巴基所遭遇的一切。再一次,他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拯救的道路。
而此时的巴基再一次被放弃,在他为了“造福人类”“给世界自由”的“大义”而执行了数十年的血腥任务之后被毫不留情地放弃。




皮尔斯派他去阻击史蒂夫,明知道暴露了身份的杀手只有死路一条。




对皮尔斯来说,两百万人的死亡尚不足为虑,何况一个连姓名都没有的资产?


史蒂夫和巴基,这对难兄难弟,时隔七十年,再次被“大义”置之死地,而同样神奇的,“私情”再次挽救了巴基,也挽救了史蒂夫,没有史蒂夫移开钢筋,巴基已死在航母上,而没有巴基跃入水中,史蒂夫也已死在水中。




当巴基的铁臂伸入水中,这个镜头和《美队1》里史蒂夫跨越烈火的镜头形成某种对照,跨越烈火象征着“美国队长”的浴火重生,而这只伸入水中的手则象征着“冬兵”的破冰而出。他冰封的大脑已开始解冻,他的记忆即将恢复。促使冬兵跳入水中的是水里的史蒂夫,那个说“我会陪你到最后”的人。


 


这句话和“你不走我也不走”有着同样的情感力量——永远不会抛下你,你在火里我就在火里,你在水里我就在水里。


不是言情,不是煽情,他们真的做到了。即使只剩下千分之一的体力,即使只恢复了千分之一的记忆,他们依然做到了水里水里来,火里火里去。


他们被“大义”置之死地,而在对方的“私情”中得到拯救和重生。


——这是《美队2》告诉我们的。



从《美队1》到《美队2》,“大义”在升级,史蒂夫的正义也在升级。如果说《美队1》里史蒂夫的正义还是自发和单纯的,面对“大义”免不了犹豫和困惑,那么《美队2》里史蒂夫的正义已近乎完美,并且有冷静的头脑、犀利的判断、强大的意志、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和成熟的领袖气质为后盾,足以和“大义”相对抗。


弗瑞指责史蒂夫,“你们也做过不光彩的事。”史蒂夫回答:“是的,有些事让我们良心不安,但我们做那些,是为了人类的自由。而这不是自由,是恐惧。”




史蒂夫完全能够分清正义和所谓“大义”的区别,花言巧语无法迷惑他,威逼利诱更无法使他妥协。


史蒂夫重情也重义。他要救世界,也要救巴基,这两者完全兼容。拯救世界和拯救巴基,这是同一个任务。只有逻辑上的先后,没有分量上的主次。


让我们回归“情”和“义”这个问题。事实上情和义之间的绝对鸿沟并不存在,说穿了,情是你想要做的事,而义是你应当做的事。所谓情义两难全,是因为你想要做的事和你应当做的事无法一致。但对史蒂夫来说,他的情与义完全一致,他不需要妥协一个来为另一个让路。


《美队1》,他勇闯战俘营,救巴基的同时救了一千多战俘。
《美队2》,他销毁天空母舰,救了几十万人的同时救了巴基。
《美队3》,他要救巴基,同时要对抗超级英雄注册法案。


情与义怎么能做到如此一致?是巧合么?不,不是。《美队》系列电影里的史蒂夫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是导演和编剧基于原著基础上对史蒂夫这个角色进行的重新设定。原著中,对巴基的情和对世界的义在史蒂夫心里拥有同等的重量,就像他的遗书所示,半为天下半巴基。巴基和美国并行不悖,没人能遣责他把巴基放在美国前面。情义情义,情是义的原动力。


 


而在《美队》系列电影里,史蒂夫的情与义从并行不悖变成高度融合。他和巴基不再是导师和小助手的关系,他们互相对照互相辉映,互相拯救互相完善,他们同时既是美国队长也是冬日战士,既拥有美国队长的精神和理念,也拥有冬日战士面对寒冷和黑暗的勇气。


他们分享着共同的行为准则,拥有等量的感情厚度,就像同一根火柴燃起两朵火焰,同一人留下两个影子,火焰怎么会排斥火焰,影子怎么会抛弃影子?


这就是导演和编剧对史蒂夫这个角色的设定。


电影要在有限篇幅内表现出史蒂夫的成长轨迹,导演和编剧选择了一条出奇制胜的道路。美国队长的精神——他的“义”没有任何政治色彩,他的正义来自他本人的精神信仰,来自那个和巴基一起长大的、一次次被巴基从恶霸手里救出来的布鲁克林小男孩的精神信仰。这种信仰朴素而强大,不断成长,从孩子的理想最终成为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,成为无数人的信仰。


而这场漫长的精神成长不是一个人完成,而是由史蒂夫和巴基两个人共同完成的,他们用互相救赎的方式完成了这场精神成长。巴基所遭遇的每个困境,被抛弃、被利用、被置于死地,对史蒂夫的精神成长来说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作为回报,史蒂夫的精神力量也和巴基高度共享。巴基能从洗脑中恢复,不像原著一样靠宇宙魔方,而是靠他们共有的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。


看一下他们的眼神,就明白这种力量有多么强大。





用我的喉舌发出你灵魂的声音,用你的胸膛承载我心脏的颤动。


——他们是一对共鸣体。


这是电影对原著的绝妙改编。



为情,史蒂夫有一万个理由为了巴基对抗全世界。
为义,则只有一个理由——


让我们记住史蒂夫的根本原则吧,那个打动了厄金斯博士、奠定了美国队长的基础的原则。




——我讨厌欺负别人的人,不管他是什么人。


当纳粹要侵略国家,史蒂夫会为了保卫国家而抵抗纳粹。
当九头蛇要控制世界,史蒂夫会为了保卫世界而消灭九头蛇;
而当世界要阴谋杀死一个不该死的人,史蒂夫也会为了保护这个人而对抗全世界。


这就是史蒂夫的正义,是他为人的原则,是他能够成为美国队长的根本原因。


为了保卫国家而抵抗纳粹是大格局,为了保卫世界而消灭九头蛇格局更大,而为了保护一个人而对抗全世界,这格局大到近视眼的人们已经看不清了,特别是当这个人名叫巴基·巴恩斯的时候。


弗瑞说:“我不知道巴恩斯的事。”




黑寡妇说:“我知道巴基对你多么重要。”





人们以为他们了解史蒂夫行为的动机,但他们并不真正了解。他们明白巴基对史蒂夫很重要,却不明白这件事本身对史蒂夫有多重要。


菲利普斯上校拒绝营救俘虏,因为代价太高,皮尔斯要牺牲两百万人寻求和平,因为和七十亿人相比代价够低。


他们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——人是不能被算价的。


史蒂夫救出了那一千多俘虏,救回了那两百万人,因为他了解人的价值。把一个人和全世界摆在一起,即使全世界都认为那个人无足轻重,史蒂夫也会是唯一例外的那个。


更别提那个人是巴基了。


“我不喜欢欺负别人的人,不管对方是谁。”当巴基一次次从恶霸手下救出史蒂夫的时候,这已成为这对布鲁克林少年的共同原则,他们共同的“义”。


他们分享最深的情,也分享最高的义。


面对巴基,史蒂夫的情义指向完全一致,指责他“为情弃义”从根本上就是个伪命题,至于为了“私情”而抛弃“大义”,我只能说,让虚伪冷酷发酸发臭的“大义”见鬼去吧!


让我们看看《美队3》的“大义”。





“你认为自己在维护正义,很多人却觉得你们滥用私刑,世界不再允许这种情况。”


世界,又是世界,民众,又是民众。借世界之手行凶,以民众之名杀人,这就是换汤不换药的“大义”。
为了世界和平,为了民众安全,巴基必须死。


即使你本来是英雄,即使你根本不该死,但“大义”在上,为了更多人的利益,为了菲利普斯将军的避免战损,为了皮尔斯的世界和平和新秩序,为了注册法案的民众安全和社会安定,为了这一个个崇高的目的、响亮的口号,你必须死,你不能不死——这就是从《美队1》到《美队3》,巴基一以贯之的命运。


冬日战士不是从掉下悬崖才开始的,巴基从一开始就在黑暗与寒冷、在残酷与荒芜中战斗,直到如今。


幸好他不是一个人,幸好这世上同时存在两个“冬日战士”。



史蒂夫会怎么做?



看看他的表情吧!不再是《美队1》里面对“大义”1.0的迷惑,



不再是《美队2》里面对“大义”2.0的嘲讽,




面对“大义”3.0,他的动作和神情明确无误地表达出了一个词——蔑视。




美国队长不屈从任何政党或政府。他永远不会配合政治。他代表的是理想,是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正义。就算没有巴基,他依然会抵抗注册法案,但巴基使他的立场更加坚定,手段更加强硬。
为了巴基,他不惜与全世界对抗,钢铁侠的威胁他冷笑以对。




黑寡妇的劝告他更不会听。




“对不起,他是我的朋友。”




面对着昔日战友钢铁侠,史蒂夫的眼神何其坦荡,没有尴尬,没有心虚,没有和全世界对抗的沉重和紧张,有的只是自然而然,光明磊落。



为了友情而对抗全世界,这叫情深似海;
为了拯救一个无辜的人而对抗全世界,这叫义薄云天。
但是史蒂夫为了巴基而对抗全世界,不是情深似海,非关义薄云天,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:天经地义。



让我们放宽“爱”的范畴,承认灵魂之爱是爱的一种,然后用一句话来总结情与义,总结《美队》系列中史蒂夫和巴基的关系。


——从来不曾掩饰,从来不怕人知。情归于你,义归于你,爱你即正义。



 


 

评论
热度 ( 212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