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胤初泽

永远的真·本命>起点洪荒流-太一×帝俊
史蒂夫·罗杰斯|巴基·巴恩斯|张起灵|沈夜
盾冬|瓶邪|沈all|耀all|霄青|傅叶|卫聂
拖延症重症手工渣宅,淘宝店铺: 『胤泽居』手作首饰【http://shop108556198.taobao.com】

© 白胤初泽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霹雳】北狗·最光阴编剧漫谈

何彼襛矣:

很早以前说要找给好友看的(你看,我看这个看哭了,这是什么病?)结果很多事情拉杂就忘了,先放在这儿,等她找到。(说不定她早看过了呢……)


会刊215:北狗·最光阴


最光阴的人生有了遗憾,而成了北狗,北狗与遗憾共处后,而发展出一套另类的人生哲学。这个角色的底蕴很悲,但实际表现出来时,却又能从悲中发掘出不一样的喜感。


 【狗头下的记忆与变格】:


心情不好时,写到北狗的戏,也会莫名的欢乐起来,因为许多惨的、较为负面的事,遇见了北狗,也会变得有些许欢乐成份。比如作冠才子,当时看戏的人,大都以为他死定了,但北狗还是让他离开了,而我则因他夸张的吃信动作,笑了老半天;比如毒后,原本应该是乍闻姜回已天死的悲情氛围,但信差北狗,硬是让这延迟多年才将信送达的悲情氛围,透过自己的天才思维,解构成一贴黑色幽默。连带毒后都变得可爱了!当然,我不会承认当时是因为想不出姜回写给毒后的信,内容要怎么样,才会煽情又感人……(因为连我都感受不到他们的爱,又要如何透过笔墨,传达给观众呢?)心想,不管过去如何山盟海誓,至死不渝,时过境迁的现在,姜回已死,金狮帝国已灭,哪一种请语言传达给毒后,都只是让毒后更难过而已,而难过以后,还是要放下。那还不如是一张被水浸湿的信纸,糊去了岁月的印迹,留给观众一个自由填空的空白,还可以侧面的描写出毒后江湖儿女的潇潇大度。又比如黄羽客,原本该是生离死别的悲伤氛围,却因北狗要火化黄羽客的遗骸,而让整个万家炊烟烧了起来,应验了黄羽客告知北狗[狗上屋顶会火烧眉]的俗谚。甚至连遇见了欲界第五天之主——涯十灭发威,也能让老狗捱上这么一句[女人不该为难女人](北狗认为涯十灭拿女人来当威胁,而不敢光明正大一战,不是男子汉。因此以女人不该为难女人来讥讽涯十灭)


 还有好多我不及细数的欢乐桥段,透过北狗的去看待这世上的悲欢离合,会觉得再难过的事,只要心境有所转换,也能从泪水中,找到一丝丝欢乐。尽管不是将人生的难题解决,但总能得到一点正向能量,让人有勇气去面去困境,因为人一旦学会对悲惨的境况一笑,似乎事情也没有那么难了。


 [人生除死无大事!]或许是北狗已跨过了最难的那一关,所以能肆无忌惮的去挥霍不是生命的生命。相信戏看到现在,观众应该已经知道北狗早已经死在久远的过去了。也相信有很多观众,对北狗已死,深表遗憾。因为死,代表了结束……但北狗不同,如果说绮罗生的故事是从他的时间被打碎开始,那么北狗的人生路就是从死亡当起点。


记得当初会设定北狗自登场就是一个死人,是在某次搭公车回家时,车里很静,灯光微暗,已与困神缠斗许久的眼,观着车窗外,不停掠过的万家灯火,总觉得车窗外的景色一直飘掠而过,但时却好像一直停留在同一个点上,直到真的清醒过来,那时有种从死亡回归的感觉,我脑中开始思索,一个已死的角色,他有没有故事的价值?脑中转了再转,故事不是以死亡与否当判准,北狗已死,但故事才要上演的念头很强烈。于是是开始想他如何死,如何以现在的模样行走江湖,死亡在他身上可以擦出什么种不同的火花?答案是时间收走了他的命,也给了他另外一种特权。


有部份观众觉得北狗最光阴的过去,有不少BUG,但耐心看到最后,会发现答案都在戏里了。


 最光阴十九岁入苦境修进,在这一年末,他遇见了九千胜,两人甚为交契,后遇一年一度的琅华宴关,九千胜邀最光阴共同赴会。成为琅华宴上元字第座上宾。


 【题外话说一点琅华宴的设定背景。】


琅华宴分四大观品第,分别为[元、亨、利、贞]。


此四字取义易经乾卦,四种基本性质。[元者,善之长也。亨者,嘉之会也,利者,义之和也。贞者,事之干也。]


元字第为宾客最上品,设二座,一位九千胜,一位空下。亨字居次,设六座,六座全满,但以异宗道术再现的暴雨心奴,锋头最健。利再次之,设十座,全满。贞为末,设十座,全满。其余尚有未列品宾客数千。


简言之,琅华宴是一个极为盛大的宴会。琅华宴主人名为[文熙载],但因为都是过去的事,没有足够的篇幅能够带出琅华宴之于当时占有如何举足轻重的地位,所以借鉴了[韩熙载夜宴图]的一些元素。让观众某种即视感,去勾勒出当时琅华宴之盛大。


 拉回到最光阴的部份,他与九千胜结识的这一年,其实是在共同救灾的情境下,培养出深厚的交情,在他们的相处里,反倒饮酒谈心论武的个人时间并不多,比较多的是,当最光阴感受到哪个地方有着时间大量的消逝(比如某处大地震这种)他便会邀同九千胜到场,帮忙救灾。(当时代的九千胜,乃异族贵胃,声名与权势十分高。)在救灾的氛围下,感受到彼此对生命的尊重与不舍,才有更多的交契。如果问最光阴,九千胜最喜欢的酒是什么酒,最光阴不一定会知道,相同问题反问九千胜亦然,但两人却能在一瞬间,讲出双方眼神中的意涵。他们互相认的,不是眼前这个人,而是精神。


 而天霜獒是他们俩在一次的救灾中,将它解救出来,后来这天霜獒便由两人共同抚养着,到九千胜消失后,那只狗便留给了最光阴。那只狗在后来最光阴回溯到十九岁时,都会找上他。有点像是天霜獒引领着十九岁的最光阴,去重新认识人世。但因为一到二十九岁,这段时间的记忆会全部消失。所以,天霜獒成了替最光阴储存记忆的记忆体,最光阴忘了每段光阴的人事物,但却紧紧记着存在心间的感受,想要忘了一切,忘得不干净,想要记住一切,却又记得不清楚,到后来狗头成了记忆的讬影。或许是这种不断重溯的光阴,让最光阴对人世感情有了一种疏离感,带上狗头的他,言行大不同于最光阴。北狗某种程度的脱序言行,或许是对这样的自己,一种自娱自嘲。藉由一种游戏的心态,来跨越时间箝制。


 而当最光阴在金狮壁窟,遇见了小蜜桃之后,他决定将逆时计抛却,让自己好好的活到二十九岁来到,这一段岁月,不再受时间束缚,所以他尽力的做自己,即便二十九岁,是一种结束也罢!只是最光阴料不到,当他抛却了生命,时间所给予的特权正式展开,因为最光阴一直有心愿未了,所以当初时间城所授与的魄冠,竟让他的魂有了与实体无异的身体,他忘了自己选择屈服在二十九岁的死亡点,他在武林中一直在找寻,找寻那个熟悉的用刀身影,找对他的小蜜桃。而后来与小蜜桃重逢,小蜜桃对北狗的疏离与排斥,是因为小蜜桃知道最光阴已死。眼前的人,已经没有以往最光阴的气息。后来,或许是小蜜桃的悟性高,它已然嗅知了北狗的情况,所以回归到北狗的身边,又莫名的为北狗感到悲伤。


 【磋跎错,消磨过,最是光阴化浮沫。】


最光阴的人生有了遗憾,而成了北狗,北狗与遗憾共处后,而发展出一套另类的人生哲学。这个角色的底蕴很悲,但实际表现出来时,却又能从悲中发掘出不一样的喜感。


 谁说死了就是结束?


死亡的北狗,一直在告诉你,能挖掘出快乐的地方,才能体验生命,超越死亡。在写编剧漫谈时,耳边不断响想着北狗初登场的人物音乐,那种类似探戈还是踢步的错觉,再加上慢慢的蕯克斯风(?)声,第一次听到时,就觉得好适合北狗那种冷冷又有点疯癫的角色特质。然后心情莫名回到写北狗第一场戏时的感受,一切都很兴奋,又有种矛盾哀愁感(因为要虐绮罗生了……)不过,到现在来,北狗的角色基调都已定调,他似乎不是很喜欢杀人?(每次写到他要杀人,脑中就会有千百的个理由说,北狗没有那么爱杀人,能不杀的,他一定都会放过对方,我还是不是要坏了北狗的人生规矩吧……)他似乎也不能摆酷超过三集?(当时一度想让北狗恢复成最光阴的模样,表情冷、说话冷、行事更冷,但过没两集,我突然发现他又带起狗头,在我眼前晃……我想,他比较喜欢当北狗时的感觉……)所以说,角色写到后来,他都有自己的思维,会去主导下笔者的笔峰。连小蜜桃也是!一度想让小蜜桃暂时隐起来,但他高噘着屁股,摇摇晃晃,不断在电脑前跳探戈,要求加戏,我就觉得,就算没他的事,也要加他的戏!他跟北狗是一体的!


 小蜜桃是北狗这个角色创作里,最甜蜜跟活泼的附属品!(哎呀,被小蜜桃喷口水了,它说它才不是附属品,它也是个大主角、主角!)十分感谢特摄组让小蜜桃这个角色活了起来,尤其看到他们在帮小蜜桃建跳舞的模样时,连我都好想养一只小蜜桃!有小蜜桃陪伴的北狗,其实是幸福的。拉拉杂杂这么一大篇,希望各位有耐心看完呀!

评论
热度 ( 30 )
  1. 梓楮_lemon何彼襛矣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白胤初泽何彼襛矣 转载了此文字